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江叟的博客

弘扬孝德,培根固本;呼唤人性,净化心灵;倡导仁爱,营造和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平凡得无法再平凡,诚恳得无法再诚恳,坦白得无法再坦白,质朴、忠厚、刚正.........没啥才能,但肯苦努力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目 光 【系列之一】  

2010-04-09 22:22:08|  分类: 《目光》系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【原创】 目     光  (目光系列之一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众所周知,文学作品不是现实生活的机械照相。但本文及以后的《目光系列》却是标标准准的“现实生活的机械照相”,甚至连人名也不“化”。故不敢冒充“文学作品”。充其量不过 是笔者人生旅途中顺手抓拍的一组“镜头”而已。

 

一九六七年盛夏的一个午后,酷热异常。设在公社大院一隅的“联络站”的几间低矮的小瓦屋象一烧透了的砖窑。

“战友们”都出去“轰轰烈烈”了,只有我这个《火线战报》的“社长”、“编辑”、“记者”  ......被当做“累赘”留下来了。临走时头头交待:下午,有个国民党员、三清团员、地主分子、封资修的孝子贤孙......,总之,是个“五毒俱全”,头上长疮,脚下流脓----坏透了的家伙,来“汇报思想”、“接受审查”。并嘱咐我,着重查他是不是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,据说他随大军南下时逃了回来...... 。

我躺在蛮可以烤熟大饼的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这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啊?......老家伙九蒸九晒,我可得认真对付啊,“路线问题”马虎不得,这是“阶级斗争”啊......,我在想。

 

“莎、莎......,莎......”

门外似乎有轻微的响动,我侧耳细听......没有啊。

一会儿,响声又起。

我开门一看,哇,毒花花的烈日下一具羸老孱弱的身躯,耷拉着脑袋,佝偻着腰,犹豫不决地在晃动着。

我的开门声使他吃了一惊,不由自主地抬起头,从嘴里冒出两个字:“报告.....”那声音是那么卑微,那么怯懦,那么不堪一击!

“进来吧”

他象一头老牛要进屠宰场一样,浑身觳觫着,看似极不情愿,而被一把无形的利刃威逼着,才不得不颤抖着挪进来,呆在一张木桌前。

    “你是......”

“我叫,叫......马长生。”

“哪个单位的?”

“粮......,粮所的。”

啊,我明白了。原来所谓的那个“国民党员、三清团员、地主分子......”

就是这样个糟老头儿!咋看都不象小说、电影里描绘的地主、特务那样的凶狠与狡诈。我深深嘘了一口气,朝一边的木椅上瞄了一眼,

“你坐下”

他似乎没听到,又似乎听到了,但又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。

“你,坐下吧”

我又重复了一句,只是语气平更和了些。他才将信将疑地侧着身子斜依在木椅的半边。我漫不经心地倒出一碗水,放在他面前的木桌上。

“喝吧,先喝口水。”

“不、不、不渴......,不渴。

他抬起一直垂着的秃顶,添了添焦燥的嘴唇。我懒洋洋横坐床沿,才仔细打量这位“反动透顶”的“阶级敌人”。看他年纪大约五十上下,一件白粗布短衫上歪七扭八地缝着几块灰的、蓝的大补丁,再看那稀针大麻线的针脚,我敢百分之百断定是他自己补上的。说是白上衣,兴许已几天没洗过,早被淋漓的热汗浸成了牙黄色。再看那张脸,已被时光老人的无情刀剑狠狠地刻上了一道道皱纹,两鬓稀疏的头发已经斑白......,

“喝吧,你别怕......,喝口水......,我们慢慢谈。”

我原本绷得紧紧的“阶级斗争”的弦,不知不觉被那苍苍华发松了半圈。他咕哩咕咚喝完水,把空碗放回桌上的同时,向我底递过去一串游移不定的目光:是感激?是疑惑?是不安?目光是那样纵横交织,瞬息万变,真叫人捉摸不定!那漂浮散乱的目光无意中撞在墙上挂着的几条战友们用以“武卫”的钢鞭和墙角几根木棍上,他象突然遭了电击一般,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,脸色立刻变得灰黄,目光中泻出一片惶恐与哀求,就象羔羊面对屠刀一样。我才发现他眼角边还印着几块青斑——大概是前几天战友们留下的“杰作吧。

 

那年,我十七岁,只会跟着呼口号、刷标语、刻传单、写文章......,哪见过这瘆人的目光!我原以为固若金汤的“阶级斗争”的千里城防被那目光彻底击溃了!

“您别怕,咱慢慢谈......”

我不由自主地把“你”换成了“您”,把“我们”改成了“咱”。从床沿站起来,走到他身边,递上一条毛巾:“给,您擦一下......”

【原创】目 光 【系列之一】 - 寒江叟 - 寒江叟的博客【原创】目 光 【系列之一】 - 寒江叟 - 寒江叟的博客【原创】目 光 【系列之一】 - 寒江叟 - 寒江叟的博客 我惨败了......我不得不承认。

他收起了恐惧、哀求的目光,流露出死囚突遇“大赦”般的惊喜与感激,继而目光中又涌出一腔委屈与苦难。

“那是一九四七年春天,我刚十九岁,正在咱县师范读书......”

“啊?不对,不对......”我心里暗暗扣算着:“四七年......,十九岁......应当是二八年出生。那么,现在尚不足四十哪!怎么看上去确象五十上下的人啊!”我的心不禁泛起一丝悲凉。

“那时候,我就根本不知道咋会事”,我们班长交上了班级花名册,我们全班同学就这样,稀里糊涂集体加入了国民党、三清团......,记得连宣誓都没有......”

“那我问你:有材料揭发你,说大军南下时你逃了回来,怎么说哪?......”我确实感到为难。

“我......,我......,”。我怎么竟会窝囊到吞吞吐吐了!

“你,你让我怎么对大家有个交待?......有人怀疑你是......潜伏下来的特务啊。”

不料,这句话似乎尖刀刺痛了他的心,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。向我泻来的是只有一个忠厚善良的人,受到无端的伤害而又无从说起时,才有的那中目光。透过那目光,我似乎看到了这一颗诚挚、坦白的心。

“我......,我,我只是太想我娘啊!我想,我走后,娘......,娘,一定是日夜不安哪。”他几乎失声痛哭。

“我临走时,娘都不知道。我出走那些日子,几乎每夜都梦见我娘站在街头哭着等我......。”大颗大颗的泪无声地顺着那张苍老的脸流下来,无声地落在胸前。

“我担心的是,我不知我娘会成了啥样儿了.......要是真有个.......,我一辈子都......。我是操俺娘的心,才偷偷回来的,......我,我,我怎么会是潜伏特务哪!”

“啊......,原来这样。”我深深叹了一口气。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――不仅仅为他,也包括我自己。

 

三年以后,我当了村民办教师;他为征购夏粮到我村当工作员。村里把他的住处安排在学校;我哪,又常住校。我们是“老相识”了,夜里自然少不了东拉西扯、谈天说地。

老早就听人说,他“反动着哪,一肚子黑墨水!”果然不错,他给我讲画石头要“石分三面”,选笔要讲究“刚柔相济”,用墨要讲究干、湿、浓、淡,笔法有勾、皴、染、点, .......。我们谈李世民,说武则天,论柳永,评岳飞......

 

八年过去了,我还是个民办小学教员儿,他却荣任县粮食局长了。工作之余,他耗费多少时日,给我画了一副工笔《菊花图》,用端庄、刚正的小子写着“一枝枝傲霜都寒,娇丽断庄。........”

【原创】目 光 【系列之一】 - 寒江叟 - 寒江叟的博客

 他郑重差人亲自交到我手上,并要我亲笔“收到”回执。我手捧画卷,良久凝视,透过纸背,我似乎看到了两束目光:鞭策、激励、信任、期望!

 

又是三年,我大学毕业后去拜访他。他立刻带我去见党校的侯校长。我说去买盒烟,“别买了,他不吸”。

他指着我对侯校长递过去一个目光:“他叫韩新民,刚毕业的大学生,德才兼备,我交给你了。”那目光,不是征询,不是商量,不是请求,也不是命令。那是一种只有苦痛煎迫中熬过的患难弟兄之间才有的独特的目光!

“好,一言为定!”侯校长向我伸出坚定的手。

 

 

岁月流水,逝者如斯 ......

哪双眼睛早已紧紧闭上......

 

 

唉......今天,

我再也难以见到,

象那个“国民党员 ”、“ 三清团员”、“ 地主分子”、“ 潜伏特务”......那么慈祥、和善、诚挚、稳健的目光了...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0年4月10日(农历二月二十六日 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1)| 评论(2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